你的位置:环亚娱乐ag88 > 公司新闻 >

20室9、来我办公室喝茶

2019-08-16 11:04      点击:

    BOSS与BOSS的游戏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肥皂帮的二把手不知廉耻地坦承敝团当然不如贵团速度快,然后杂货铺半小时不到打完了奚平,而且在少了一条猫腿的情况下,还蠢蠢欲动地想去开荒老二阎王怕。

    而西点团,本来少一面镜子,再加士气受挫,不是你出错是我出错,磕磕绊绊拉脱无数次,最后打了两个小时还是没能打过,只能含恨放弃。

    有好事之徒在论坛开贴讨论,难道西点也将迎来全胜之后必然的没落,楼有人将西点和寂静岭作较,两家的粉丝都出来摇旗呐喊,踩彼捧己,势成水火。

    但这些,终归只是络的东西,这个耀眼的记录不止让西点受到了重创和质疑,也将杂货铺团推到了风口浪尖之。

    叶柔竹和白潇潇同时被约谈,不在会议室,而在总经理办公室。

    秘书给盛总泡了功夫茶,给两个新人策划一人一杯凉白开,然后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盛总还坐在大办公桌后面不知给谁发信息,仿佛当她们是透明。

    安静的办公室里落针可闻,叶柔竹紧张得不行,感觉心脏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,余光偷瞥身旁的白潇潇,却是一脸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表情,居然还掏出了手机在玩2048,看得她一阵无语。

    不管有意无意,总之晾了她们快半小时之后,盛总才抬起头,离开豪华真皮老板椅,来到单人沙发里坐下,喝了一口冷茶,漫不经心地问:“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来吗?”

    白潇潇懒洋洋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叶柔竹也老实地摇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盛总把他的大板砖手机转过来对着她们:“发这个帖子的人,你们认识吧?”

    二人一看,楼主是漫卷流云,都点点头:“认识。”

    白潇潇还补充了句:“我们一个帮会的,平时经常在一起玩。”

    叶柔竹却是大气不敢出。老板给她们看的帖子,是流云发的奚平攻略,重点讲了勾魂焰姬的过法,有点屠龙秘籍的意思,目前绝大部分的团还打不了深渊地脉,更别说勾魂焰姬还是小概率出现的事件。

    她实在是被怀疑了太多次,形成条件反射了,看到帖子第一反应是“老板该不会怀疑是我们泄露了激活勾魂焰姬的条件吧”。

    “这两个号是你们的?”盛总又调出体验金申请记录,赫然是滚来滚去和黑驴蹄子。

    白潇潇这时候也意识到不对劲了,歪在沙发扶手的身体坐直了起来:“对,黑驴蹄子是我。”

    盛总:“你们在同一个帮会?”

    白潇潇:“是的,羊油草木灰。”

    盛总:“平时玩的时间多吗?”

    白潇潇:“基本每天晚都在玩,我们是帮会的核心成员,每周都在开各种团。”

    盛总:“好玩吗?”

    白潇潇:“当然,我们参与了这个世界的建造,也享受在其游玩的乐趣。”

    二人你来我往,无论盛总问什么,白潇潇总能对答如流,坦然又镇定,丝毫不像个初入职场一年的菜鸟,反倒是叶柔竹一句话也插不,紧张地坐在旁边不时点个头。

    盛总又说:“热爱自己的产品是一件好事,好的产品首先要打动我们自己,才能说服别人去玩,如果连自己人都不感兴趣,那这产品算是白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而且使用产品能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用户的需求,我有很多案的灵感都来自玩家,能让他们也参与净土的规划,这对提升用户黏性是非常有利的。”BOSS拽专业术语,白潇潇同样应对自如。

    盛总眯着眼点点头,转向叶柔竹:“小叶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叶柔竹赶忙回答:“我也觉得是这样,成为玩家的一份子,对我做NPC操作员和做策划都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盛总说:“你们说的没错,要成为玩家的一份子,这样才能知道他们需要什么,净土是一个虚拟的世界,公司里的每一个人都为之付出过心血,对于游戏里的玩家来说,我们这些人,好神一样的存在,是可以创造世界,也可以毁灭世界的。”

    叶柔竹脑电波:“BOSS是不是二病还没好啊,还神一样的存在,还毁灭世界。”

    白潇潇脑电波:“大概游戏做多了都这样,分不清现实和虚幻了。”

    监听不到她们脑交的盛总继续侃侃而谈:“我们可以混在玩家当,也必须混进去,只是呢,方法和尺度很重要,当我们作为一个玩家进入净土的时候,有时候要适当地放下神的架子,哎,要像一个普通人一样,普通玩家做什么,我们也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们刚打完的这个副本来说吧,你们激活了勾魂焰姬,在明知道扛不住她的情况下,居然没有拉脱,而是想到喂她人头,这不太像是普通玩家会做的事了。”

    果然!叶柔竹心沉了下去,她知道BOSS约谈绝对不会是什么升职加薪之类的好事,看吧,果然又怀疑她泄密了,而且这次不光是她一个,连白潇潇也没能逃脱。

    白潇潇直言不讳:“这主意不是我们提的,是另一个玩家想到的,我们全程既不指挥也不献策,正如您希望的那样,完完全全是两个普通玩家。”

    盛总笑笑,不以为然:“是吗?”目光移向叶柔竹。

    好嘛都知道柿子捡软的捏是吧,叶柔竹腹诽着,竭力让自己表现得更自然一些:“确实是这样,我虽然是挂名的团长,但是我只负责开团和招募,指挥的工作一直是另外几个熟练有经验的玩家在做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”盛总镜片后的目光忽然犀利了起来,“这个叫漫卷流云的姑娘传的视频里,有人曾经喊过拉脱?但是被阻止了,后来还有人提出来让治疗复活其他人?这个知道正确打法的人,和你们是一个帮会的吧?”

    白潇潇不由得望向叶柔竹。

    叶柔竹自知无幸,索性也不打马虎眼了,点头承认:“对,是我男朋友。”

    盛总一脸恍然大悟,点点头,对白潇潇说:“我知道了,那,小白先回去工作,我和小叶再聊会儿。”

    白潇潇顿时有点慌:“盛总……”

    恰在这时候,办公室门被敲响了,盛总慢悠悠地应声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门被推开,萧英走了进来:“盛总。”然后看了一眼坐在沙发的两个姑娘。

    盛总友好地冲他点头致意:“哎~小萧,是你啊,什么事?”接着又催促:“小白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白潇潇只得无奈地起身离开,临出去时还担心地回头看了叶柔竹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,我刚去办公区找小叶,没见到她人,杨哥说被你叫走了,我过来看看你们聊完了没有,因为策划部这边工作较紧急,交代完她的工作我还得去跟运营开个会。”门在身后关以后,萧英面带职业化的微笑,说出了来由。

    萧英名义是副总,实际却是整个净土项目的总决策者,总经理盛智秀反而只是负责管理商业合作、资源互换方面的事务,所以萧英过来要人,他也不能不给面子。

    只好打个哈哈:“没事,随便聊两句,小叶和小白入公司也快一年了,还没跟我见过面,所以叫她们过来,喝个茶,谈谈心,没事,没什么了,那小叶你回去干活吧,好好工作,萧总很看好你,你要争气。”

    叶柔竹尴尬不已,艾艾地答应着,被萧英领走了。

    萧英说是有工作要交代她做,离开了总经理办公室后,却又什么都没说,把她领回办公区,自己去开会了。

    叶柔竹隐约意识到,萧英特意跑去两层楼之隔的总经理办公室,并不是真的有什么非常紧急的工作要交代她,仅仅是为了把她从盛总手里保下来而已,而盛总也看穿了萧英的用意,没有为难她。

    勾魂焰姬的事,这么雷声大雨点小地不了了之,那天以后盛智秀没有再找过叶柔竹,萧英也没有,如果不是之前收到过他的礼物、被他含蓄地追求过,叶柔竹几乎要相信这只是一个领导对下属的关照而已。

    萧英,到底是抱着怎样的意图,阻止了盛总追查勾魂焰姬的事呢?

    尽管自己是清白的,但叶柔竹还是感到强烈的不安,这种不安从水月真珠的事情发生以来,一直如影随形,现在变得日益浓烈,好像一张将她兜住,然后逐渐紧缩,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让她完全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听完她的转述,吕阳在电话那头长叹一口气,反省道:“是我不好,当时不该开口的,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,我以为是碰巧运气好,遇到了,蛇行又说会掉武器,唉!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你的错,破解的办法本来存在,我们遇到了,所以你第一个想到,如果是西点遇到了,他们团可能也会有人想到,不会被怀疑,”叶柔竹情绪低落地躺在床,“是我的问题,如果我没有得罪同事姐,不会有眼睛总盯着我,找我的茬。”

    吕阳说:“对,是你的错。”

    叶柔竹:“……”

    吕阳:“谁让你那么好,连你BOSS都心动了,要不是他想追你,你也不会惹同事姐。”

    叶柔竹脸一红:“你不要____了!我告诉你是让你帮我想办法的!”

    吕阳在电话那头乐不可支:“以往遇到这些事,你不是都会去找师弟吗?她是社会人,经验丰富,我这个象牙塔里的小天真还不如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雪薇也有她的烦心事啊,我也不想总去麻烦她。”叶柔竹不开心地嘟囔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吕阳马想到了这俩姑娘神神秘秘躲起来聊天的事。

    叶柔竹却没打算泄密:“总之,她未来一段时间都没空了,我们自己解决——哪里都是我的错了,你也有责任好吗!要不是你出现了,说不定我已经跟我BOSS办公室恋爱了,铁饭碗稳端好吗?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一半一半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    ----------